V9网络研究院

研究中心  应用中心
规范标准  国际交流

乔新生:中国应当高度警惕网络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21-12-30 09:21:50点击:213

【本文配音电脑自动合成,难免差错,辅助


乔新生:中国应当高度警惕网络资本主义(图1)


【提 要】上个世纪90年代,资本主义国家借助于中国的股份制改革有利时机,大举进入中国国有企业,将中国国有企业包装到海外上市,并且将中国国有企业的传统品牌“雪藏”,从而使中国的无形资产和资本经营收益遭受重大损失。进入本世纪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大举投资中国的网络平台企业,试图借此机会,在中国推行网络资本主义。中国应当对此提高警惕。


2021年12月3日,中国著名的网络平台企业“滴滴出行”宣布,公司从即日起启动在纽约证交所退出市场的工作,并且正式启动在香港挂牌上市的准备工作。这标志着这家饱受诟病的网络平台企业即将从美国资本市场消失。

从2021年6月30日不经中国政府批准,悄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到宣布退出美国证券交易所,前后109个交易日。这家企业从正式启动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到正式退出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期间经历了什么?

2021年6月11日,这家企业启动赴美挂牌上市计划。6月3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7月2日,中国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决定对这家企业进行网络安全审查,7月4日,该公司的小程序被下架。到7月17日,已经有25个小程序被勒令下架。这家曾经辉煌一时的网络平台企业,由于顶风作案,被中国网络监控部门严厉处罚。

值得人们注意的是,此次对该公司作出处罚的不是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也不是中国的交通运输部门,而是中国的网络安全监督管理部门。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这家企业经营的信息十分敏感,其中既包括中国消费者的大数据,也包括中国的国家地理信息。特别是当这家企业在美国的研究机构发布北京一些部委工作情况研究报告之后,引起中国网络安全监管部门的高度警觉,国家网络安全监管部门要求这家企业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不得擅自到海外挂牌上市。可是,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这家企业的经营者仍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企业资本经营行为给中国的信息安全造成极大威胁。正因为如此,网络监管部门采取断然措施,停止该企业的一些网络经营业务,从而使该企业面临停业整顿的风险。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重要的财产。这家企业长期亏损,可是,在美国挂牌上市之后,仍然得到美国投资者的青睐,公司的股票价格曾经一度上扬。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原因非常简单,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消费国,也是世界第一大制造国家。中国的消费数据和中国的国家地理信息对于美国的投资者来说至关重要。虽然这家企业的经营者反复强调,没有将消费者的数据库和中国的地理信息交给美国投资者,可是,依照美国证券监管的法律,该企业的这种做法本身是违法的。

正如2021年1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市场监管机构规定,允许证券监管机构将无法向审计机构提供信息的外国公司从美国华尔街交易所摘牌,说明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对中国企业的信息极为重视。

如果中国企业不提供相关信息,不可能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进行交易。所以,勒令该企业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出,一方面可以维护中国消费者的信息权利,保护中国的国家地理信息;另一方面也可以确保这家企业长期经营下去。

从游牧文明到农业文明,中国处于世界前列。从工业文明到网络文明,中国落后于世界。从网络文明到数字文明,中国奋起直追。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家。中国居民的收入不断增加,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国。消费经济和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网络平台企业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为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西方国家投资者对中国数据垂涎三尺。他们通过立法、执法和市场交易等方式,千方百计地攫取中国的消费信息和生产信息。中国一些网络平台企业经营者在利益的诱惑下,不是遵守中国的法律,妥善保管已经获得的消费者信息,而是把积累的数据作为重要财产,通过挂牌上市的方式,试图为投资者获得更多的利益。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

笔者曾经指出,中国是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实体经济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多种所有制并存经济基础之上的。可是,中国虚拟经济特别是网络平台企业,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只要对中国网络平台企业的股权结构进行考察,人们就会发现,我国绝大多数网络平台企业的股权结构决定了,这些企业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企业。

换句话说,这些企业的资本来自于资本主义国家,一些网络平台企业通过“协议控制”的方式,在中国境内经营。可是,经营所得通过各种方式转移到海外,部分平台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股票价格的上涨,为投资者赚取巨额利益。即便如此,一些网络平台企业的投资者仍然不满足自己已经获得的垄断利润,试图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和舆论环境。如果对这种现象听之任之,那么,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将会被颠覆。

部分学者认为,考察一个国家是否社会主义国家,其中一个重要指标就在于,公有制所占的比重。这种观点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现实生活中,产权归谁所有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企业不是为人民服务,不是坚持以人为本,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而是为资本服务,时时刻刻处处损害人民的利益,那么,这样的企业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的企业而只能是资本主义的企业。

中国应当高度警惕虚拟社会或者网络社会的资本主义,防止一些境外投资者借助于中国在虚拟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长驱直入,进入中国的意识形态领域,牢牢地控制中国社会的舆论,形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极为不利的生态环境。

首先,我国在网络平台企业发展过程中已经注意到了问题,但是,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未雨绸缪,充分兼顾,完善我国的法律制度体系。

当前我国的网络监管、平台企业经营监管、电信行业监管仍然存在各自为政的现象。我国网络监管和网络平台企业监管分别隶属于网络监管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而我国电信行业监管则归属于工业信息化主管部门。这样的监管模式,可能会出现漏洞,在监管的过程中,有可能会顾此失彼。

从该企业擅自到美国挂牌上市的教训可以看出,如果我国的证券监管机构、网络监管机构和国家安全监管机构以及市场监管机构不能通力配合,建立完善的网络平台监管网络,那么,我国网络经济和数字经济发展有可能会出现资本主义现象。

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就在于,必须高度重视我国资本市场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加强对网络的监管,并且把市场监管、电信监管、网络监管和安全监管纳入统一的体系,建立最高的安全监管委员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类似的悲剧不会发生。

其次,必须充分意识到,数字经济时代的大国竞争,是看不见的竞争。竞争有可能会导致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千疮百孔,竞争有可能会使一个国家经济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虽然我国外商投资法明确规定,对外商投资一视同仁,并且按照对等的原则,加强对外商投资的监管。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外商投资法旨在解决投资安全问题,对于其中存在的网络安全以及意识形态安全缺乏有效的应对方案。

我国网络安全法以及数据安全法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国网络安全监管存在的缺陷,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如果没有分清主次,没有把国家安全放在第一位,那么,在网络监管的过程中,有可能会挂一漏万。

国家网络安全是最高安全,必须把国家网络安全放在第一位。国家网络安全包括消费者信息安全和国家的信息安全。我国网络安全监管部门已经制定具体的行为指南,消费者数据超过百万的企业都必须接受网络安全审查,这是典型的亡羊补牢。只有把网络安全作为第一原则,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强网络安全,防止网络平台经营者通过资本市场,泄露中国消费信息和中国的国家的信息。

可以设想,如果一些大国掌握了中国消费者的信息,掌握了国家的重要地理信息,他们可以利用现代化的军事手段,对中国实施精准打击。中国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把网络安全特别是网络信息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监管的重中之重。

第三,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西方国家通过传统企业的兼并重组,控制中国经济命脉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经过上个世纪90年代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剧烈震荡,我国许多传统企业品牌早已化为乌有。痛定思痛,如今中国高度重视传统农业工业的安全问题,高度重视中国传统品牌恢复问题。某些国家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们借助于中国在虚拟经济或者网络平台领域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利用自己的资本优势,试图复制上个世纪90年代对中国发起进攻模式,以资本的力量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如果外国投资者借助于资本市场,迫使在中国网络平台企业必须交出自己的信息,或者实现数据库共享,那么,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将面临极大的危机。从现在开始,就应该对我国网络平台企业以及我国虚拟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审查,并在此基础之上,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国的网络平台企业不会被“资本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会被改造或者异化为网络资本主义经济。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乔新生”)